很多家長從小就幫孩子報名各種才藝班,但在這之前請思考一個問題:你對孩子的期望,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期待,還是為了孩子好?

安安從兩、三歲開始,就是個愛畫畫的孩子,也是個會畫畫的孩子;因此,要不要幫他找位美術老師?又應該幫他找什麼樣的老師和繪畫課程,開發出他更多的潛能,一度讓我傷透腦筋。

時間回到幾年前,那是安安的第一堂美術課,幼兒園的繪畫課。當時安安每週帶回來的「作品」每一張都非常工整而完美。就是那種家長看了,會對孩子露出肯定的眼神,同時開心摸摸孩子的頭,讚許「你畫得好棒」的那一種;有些家長甚至會拿著孩子的作品四處炫耀,猜想家裡誕生了一個美術天才。

比如有一張畫向日葵,從成品來看,顯然老師是先把圓圓的大花心剪好,要孩子在上面畫上點點,接著在圓圓大花心的外頭,請孩子們撇上一片片黃澄澄的花瓣。

這兩張插畫的構圖都非常完整,但卻缺少孩子特有的童趣。

又比如有一張人像畫,是老師用海報紙,把娃娃桃紅色的頭髮先剪好,甚至連瀏海都先捲得翹翹的,還在人像的周圍,噴上大大小小的愛心,讓整張圖,結構清楚完整,又繽紛亮麗,再讓孩子完成最後一步。

看起來很漂亮,但是,我的內心卻一直隱隱有種不太對勁的感覺。終於,在安安上了三、四次課之後,我發現哪裡怪怪的了。因為,這些作品太完美、太超齡,也太工整了,根本沒有四歲孩子的童趣,完全不是四歲孩子能獨立完成的。

可以想見,老師用各種方式,掌控每一個小細節,力圖避免孩子的作品「走鐘」,讓孩子帶著一幅幅美麗的作品回家,贏得家長的掌聲,那麼家長就會繼續繳費,讓孩子學下去。

別讓你的小孩,成為新版「罐頭」

我們在很多觀光工廠的DIY活動中,也常看到類似的模式。廠商把「作品」完成了八〇%以上,留下最後的一點外皮或表面,讓孩子上色;這樣的成品,美其名是孩子的DIY,實際上留給孩子的表現空間極小。

但明明每個孩子的小腦袋瓜裡,裝的創意和趣味五花八門,只是在這樣的繪畫課裡,卻把孩子們變成像代工廠裡,依樣畫葫蘆的工人一般,做出幾乎一模一樣,罐頭般的成品,這讓身為家長的我,非常無法接受。

我知道,這不是安安需要的課程。換言之,如果讓安安繼續參加這樣的課程,不是在幫他,反而可能是害了他。因此,我立刻結束課程,並且開始打聽,哪裡有願意給孩子空間,鼓勵孩子任意揮灑的繪畫班。

很幸運的,在朋友介紹下,找到了一個美術班。這個美術班很有趣,第一次試上的時候,不只孩子要畫畫,大人也要畫。果然,現場每個家長畫出來的山、水、綠樹和白雲,幾乎長得一模一樣,顏色、線條如出一轍。原來我們早就被制約,被「罐頭化」了。

在孩子正式上課之後,第一期八堂課程,美術班也邀請家長共同參與;也就是,孩子在畫室裡頭上課,家長也得在外頭等候區「上課」。你一定好奇,家長的課程內容是什麼?

除了基本的中、外美術史之外,這幾堂「家長課」,一而再、再而三強調的重點是:「千萬不要用大人制式的眼光,評價孩子天馬行空的畫作」。

誰說天空一定要是藍色?誰說太陽一樣要是紅色?

很多幼兒把天空或大海畫成紅色、紫色、黃色、黑色、綠色等,家長可能會喝斥「你亂畫」、「你畫錯了」;可是在真實世界裡,難道你沒在夕陽餘輝中,仰望赭紅燦爛的天空,或遠眺晚霞倒映、波光粼粼的大海嗎?

在這個幼兒繪畫班,大哥哥、大姊姊老師,會帶著孩子做水彩畫、半立體、全立體的作品,甚至還有我一輩子都沒玩過的水墨畫。也許很多人會覺得,這好像是大師級才能碰的繪畫方式;但誰說,不能讓孩子們邊玩邊挑戰?

從遊戲開始

幼童的塗鴉,可以從遊戲開始,多一點想像,不用細究寫實,不用重視畫得像不像,也不必關心畫得好不好,只要家長輕鬆看待,多給孩子一些創作空間。

曾經有幼兒美術專家說,幼童的畫是「表意」的。例如畫一個大的人形符號,可能就代表了媽媽,再畫一個小的人形符號,來代表自己,接著再畫幾顆樹或幾朵花的符號,代表公園。意思是:媽媽帶我去公園。

因此,不管孩子畫什麼,會不會畫,畫得像不像都沒關係,塗鴉是孩子的本能。

每個人都從手還無法抓穩筆,就開始畫了,欣賞他、鼓勵他,父母甚至可以跟著孩子一起想像,一起編故事。這種親職教育,除了陪伴和了解,或許還可以在過程中,給孩子更多的腦力開發和刺激。

在美術班的教室裡,我不再只看到一幅幅宛如複製梵谷的「向日葵」;環顧大桌子旁的每一位孩子,我看到在同一個主題下,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詮釋與呈現。

美學是一種觀念,美感是一種天賦,面對孩子無限的大腦想像空間,我們千萬不要用自己的框架,去限制住他們;想想看,如果因為我們的不了解,而硬是把未來的畫家,調教成工整的畫匠,讓孩子失去天賦的創意與能力,那會是件多麼可惜的事!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email 是
support@ainfomedia.com


作者: 香港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