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港約有10,000家美甲沙龍和美容中心,由於關閉,多達56,000名工人正遭受嚴重的財務壓力
  • 第四波Covid-19案件意味著此類企業,娛樂場所,酒吧和酒館被迫關閉,至少持續到1月6日

香港的美容院和酒吧經營者呼籲政府緊急解除 社交隔離 限制,並警告說,去年企業被迫關閉約三分之一後,成千上萬工人的生計已經受到嚴重破壞。

全市約有10,000家美甲沙龍和美容中心,由於政府試圖阻止房舍關閉超過100天,多達56,000名工人遭受了嚴重的財務壓力 新冠病毒 案件。

11月下旬的第四波感染浪潮意味著此類企業,娛樂場所以及酒吧和酒館被迫關閉,直到1月6日,等待政府對社會隔離規則的審查。

在周日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來自美容行業的13名代表敦促政府取消對美容師和美甲師的社會疏遠規定,以便他們重新開始工作並維持生活。他們還批評政府提供的財政援助太少,無法提供幫助。政府在幾輪融資中已為各個部門提供3,164億港元。

美容院經理朱清春說,她和她的丈夫,一個飽受摧殘的旅遊業工人,由於健康危機,他們的生計受到重創,他們面臨著越來越多的債務。

“我們一直非常[聽話],並遵守與社會保持距離的規則。為什麼由於別人的不當行為而被迫中止工作?” 楚楚含著淚水說,back回抽泣。

“現在,我們已經被要求第三次停止工作,夫妻倆的財務狀況變得非常棘手。我們延遲償還信用卡債務。”

朱說,她為這對夫妻的經濟狀況惡化感到as愧,不能鼓起勇氣去上個月與家人見面慶祝冬至。

她說:“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母親,也不想讓她擔心我。” “我再也沒有錢寄給年邁的母親了。”

美容師洪澤仁(Hung Tse-yan)是一個單身母親,有兩個女兒,她說她必須向朋友借錢以維持生計。

美容行業聯合會主席葉世雄說,該行業“被不公平地要求關閉一段不合理的長時間”,政府對重新開放表示不滿。

葉說:“該行業聽從了政府的關閉,我們被允許開放時就加強了衛生措施。” “我們必須忍受多長時間?許多人及其家庭依靠輪班工作來謀生,許多單親家庭因此而倒閉。”

葉說,沙龍的全職工人每月可賺取10,000港元至30,000港元,這取決於他們服務的客戶數量。

去年四月,與美容院有四起冠狀病毒病例相關聯,促使這家企業關閉,但美髮沙龍除外。最近,中環的Glow Spa和Salon的四位理髮師在12月感染了該病毒。

同時,在節日期間,餐飲場所和酒吧也受到了衛生當局的審查,以應對健康危機。

在除夕和周六之間,食品和環境衛生署與警察共同執行了強制執行社會疏散規則的行動,檢查了2,802個餐飲場所和416個其他場所。該部門已對31家企業提起訴訟。

獲得香港執照的酒吧和俱樂部協會憲章主席梁立仁說,只要允許他們重新開放,場館願意遵守附加的衛生規程,擴大聯繫追踪並限制餐桌上的顧客。

梁說:“我們希望政府放寬對酒吧的限制,但這似乎不太可能,因為案件數量似乎還沒有足夠快地下降。”

在9月至11月期間,香港的失業率為6.3%,接近16年來的最高峰,失業人數為244,300人。零售,住宿和食品服務業的失業率達到10.2%。

根據政府的社會隔離規定,酒吧,健身中心,美容院和宴會廳等場所被關閉,導致許多工人不得不休無薪假。

去年第三季度,酒吧遭受的損失最大,因為在7月15日至9月17日關閉辦公場所時,總收入同比下降了62.7%,至1.33億港元(1,700萬美元)。

週日,香港錄得41宗新的冠狀病毒感染,總數達到8,964,其中150人死亡。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email 是
support@ainfomedia.com



作者: 香港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