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表演藝術界受到了冠狀病毒大流行的殘酷打擊,這場大流行使劇院空無一人,舞檯燈光冷落,即使娛樂場所開始重新開放,地平線也沒有希望。

亞洲的藝術家也經歷了百老彙和西區表演者同樣的痛苦,即使那裡的政府在應對冠狀病毒方面取得了更大的成功。

該地區在控制感染方面有著更好的記錄,但是為抵禦病毒而採取的嚴厲的社會隔離措施經常使娛樂場所關閉。

過去六個月以來,芭蕾舞女演員艾琳·羅(Erene Lo)在狹窄的香港公寓裡擔任工作室,舞台和健身房,她的腳尖鞋係好了腳,毫不費力地將一條腿抬起。

她告訴法新社:“我們都錯過了這個舞台。”

42歲的Lo說:“到目前為止,我沒有參加0場演出,而且我的大部分教學都被取消了。” Lo擔任多個主角,包括《羅密歐與朱麗葉》中的朱麗葉和《胡桃夾子》中的克拉拉。

儘管近幾十年來,中國大陸和韓國的藝術崛起使香港的文化主導地位黯然失色,但香港卻自稱是亞洲表現最佳的藝術城市之一。

現在,藝術家和表演者抱怨說,該市政府幾乎沒有提供重要的補貼或支持來維持其生計。

儘管遭受經濟危機打擊的這座城市已經發放了數十億美元的補貼和職位保留計劃,但許多表演者都是自由職業者,沒有資格。

目前,她錯過了每次被病毒感染前通常要支付的20,000港幣(2,500美元)的表演,而視頻課程的收入幾乎不到她在面對面課堂上獲得的收入的一半。

42歲的嘻哈舞者兼老師羅克·芳(Rock Fang)抱怨說:“在娛樂圈,根本沒有幫助。”他說,自從病毒感染以來,他已經損失了80%的收入。

他說,他唯一的支出就是一次性支付所有永久居民1萬港元。

24歲的黃潔蒂(Kitty Wong)於5月份從戲劇學校畢業後就夢想著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但目前在一家酒舖工作以維持生計。 

但是她仍然在家練習,從心裡背誦她最喜歡的獨角戲,作品是《聖瓊》。

目前,她所能做的就是等待並希望觀眾有一天能回到劇院。

她說:“我想也許不是我的時間。” “所以我只等我的時間到了。”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email 是
support@ainfomedia.com